动漫宿舍 - 那些给我们童年回忆的的动漫专题门户动漫宿舍讨论群:62479498;

金田一同人 高远X明智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2014-05-11 15:34
计程车驶过古意盎然的街道,男子透过通明的阻碍物看着周围。突然,他说了一句:“谢谢,就停在这里吧。”“可是,先生,你不是要去警局……”“我认识路。没关系的。”“那好,先生。”司机耸耸肩:“古怪的外国人。” 

    银发的男子走下车,来到刚刚看见的街边公园。或许是放春假的缘故,很多孩子聚集在草地上玩耍。第一次遇见那个人也是在这样的公园。男子默默的想着,走在草坪边缘与灌木相交的小径上。那时…… 

    “哇,好厉害哦~~”小孩子们纷纷发出赞叹:“魔术师先生,真的好棒!还能变出什么呢?”“你们猜猜看呢?”上半部戴着面具的魔术师微微露出笑容。“是鸽子啊……飞起来了……魔术师,不要紧吗?”“没关系,没关系。”鸽子意外的停在男子肩上。“可以麻烦你送过来吗?看来我出了一点小错误。”对方摊开手。轻轻拨弄一下有点散乱的银发,男子心情不错的向那里走去。和那个人有些许相象呢,当时也是在街边表演魔术,结果鸽子却到处乱飞,有点狼狈的样子。以很难察觉的角度扬起嘴角,男子递过鸽子。“谢谢。”对方却凑到他耳边:“这样无防备的状态,不太合适你哦,明智警视。”“你……”在意识到对方行为的一瞬间,被称为警视的男子向前倒去,落入虽不厚实但却坚定的胸膛。“咦?魔术师先生?这个人怎么了?”“哦,他可能是累了。我认识他的。不用担心。那么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”“啊~~~再待一会吗~~”“不行哦,我要把这个人送回去才行。”“那……明天一定要来哦……”“好,好~” 

    “……”被早晨的阳光弄醒,明智闭着眼伸手去摸放在枕边的眼镜。“奇怪……”自言自语着,将手伸向更远的地方。“会着凉哦。你的体温本来就低不是吗?”沉稳的笑声从上方传来。勉强睁开睡眼,明智抬起头,对上的是怀着欣赏意味的眼神。对方居高临下,观看自己的表演。这一点让明智很不愉快:“我的眼镜呢?”“哟,哟,质问的口气可不太好啊,对吧,明智警视正。”对方继续采用揶揄的态度:“你父亲没有教过你正确的请求方式吗?”故意以父亲二字来刺激视听。“你……”看见他脸上睡意全无,对方将眼镜给他戴上:“虽然这样并不有损你的美貌,但是恢复身份还是让人不快。”“高远遥一,我要以袭警和非法拘禁的名义逮捕你!”“这可不行。你的身份在这里是没有效果的。况且,非法拘禁是难听了点。你认为这里是哪里呢?”“这里是我借住的公寓。”“不对,不对。你看看窗外,这里已经不是你研修的意大利,这里是……”明智走到窗前,拉开厚重的窗帘:“中世纪的魔都——布拉格!” 

    与那个人的相遇其实并不是在众所周知的魔术列车杀人事件。5年前,作为career被派去L.A研修。在休假时游览欧洲,然后,在意大利…… 

    “抱歉抱歉,出了点小事故……”青年腼腆的笑着向自己跑来。刚刚解决完杀人事件,心情一片阴霾,所以谢绝了警车,沿街边公园走回旅馆。结果却被鸽子给拦住。“真是十分对不起,先生。我正在练习……不过,看来技术还是不够熟练啊……”诚恳的低下头道歉。“魔术吗?很不错的工作。要加油哦!”对方猛的抬起头:“当然!因为这是自己所热爱的事情。”从笔直清澈的瞳中看见自己的身影,一瞬间被吸引了:“你……很像我认识的魔术师呢……对于自己职业的热爱……”“你……难道不喜爱自己的工作?”“也不是……”可是,却经常陷入对自我的厌恶。“不行哦,这样的表情可不适合先生。”“?”“请收下这朵花,并时常保持微笑。”“这是……大丽花?”“不错,这是‘如月’。其实,我本来想送蔷薇的……可是……”“该不会这是你唯一所擅长的魔术,所以都送完了吧?”“哈哈哈哈……先生,还真是毒舌啊……” 

    第二次见到是在并不意外的情况下。自己到意大利本来就是为了看魔术表演。在大师的演出上看见作为助手的他,没有什么奇怪的吧。“先生,请等一下。”在离场时被他叫住。“你是……史卡列特-罗塞斯?”用宣传册上的名字来称呼他。“是的。先生是明智警部吧?前不久解决了杀人事件,满城风雨呢。上次真是失礼……说什么工作之类……”“没关系。还有什么事吗?”“这一次,请收下我的心意。”指间的白色蔷薇:“能有荣幸与您共进晚餐吗?”注视着那毫无污秽的眼神,明智叹了口气:“你还未成年对吧?我好歹是警察……不要当着我的面喝酒。”“啊,您是答应了……” 

 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呢?被梳理自己短发的灵活指尖打断思路,被称为警视正的男子回过头。“很少见你发呆啊……被布拉格引诱了吗?”依旧是微笑,只是不再是少年时的腼腆。不快的挥开他的手,明智回到房间中央:“我的衣服呢?”“送洗。”对方的手指仍然眷恋细软的触感:“不考虑为我留长吗……罕见的发色……”“我是警官!”“是career啊,没人会介意的。”感觉对方表情僵硬了一下,魔术师很满意自己找到的突破口。“你……不喜欢自己的工作吗?”对方的震动更加明显:“不要说那样的话,我怎么可能……”“你不喜欢。自从2年前最后的事件之后,你因为升职而抽离了第一线。这是所有career的最终结果啊。但是,你很不满吧?坐在办公桌后,每日处理上级的丑闻和下级的失误。你……不是一般的career,你渴望的正是我所期望的。”“没那回事!难道我也会犯罪吗?”“逞强吧,警视正大人。”“不要这样称呼我!”“我们是一样的。你,我,还有……金田一……” 

    “你……曾经跟他说过‘我们就是平行线,虽然永远也不会相交,但却始终在附近。’”“没错。但我遵守了诺言。那次的事件后,我并没有去找他麻烦。因为……”“你输了!”“是。失败的滋味并没有想象中的差劲。”拨弄夜色的长发,曾经被称为地狱傀儡师的男子淡淡的说。“我又不是平行线。为什么你老是出现呢……”“我们,是金田一的可能性。以同等条件下,作为罪犯的他,作为警官的他。可是,这也意味着,他只是一面镜子,把我们的像映在其中。我们,是彼此的镜像……你……”把他推到穿衣镜前,让他注视映在镜中,仿佛紧紧依偎的二人姿态:“和我……”扣住他的手腕,拉向自己:“是一体的。” 

打破暧昧的气氛,明智开口:“为什么是布拉格?这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吧。”不满意他的举止,高远没有听见似的将指间探入对方的领口。“回答我!”虽然不快,却没有推开他的手,只是执着于问题本身。“因为,这里是魔法之都啊……我只是来进修魔术的,不对吗?我虽然输了,不代表我也要舍弃作为魔术师的自己啊……”熟悉的触感让男子在心中微微叹息。直到他碰触到数年前不存在的物体。“想起来了么?”转过身,明智冷笑:“这是你的杰作。”右胸口上早已愈合的创口。“托你的福,没有后遗症。”男人沉默不语,继续收紧手臂让二人贴合的更加亲密。 

   “神父,你在吗?”房间外传来敲门声。得不到回应,对方推开门:“啊?你已经回来了啊?我以为还有两天呢。”明智突然意识到,想要挣脱束缚的双臂。高远反而靠的更近:“啊,事情处理的比预料的快……”“神父……”对方抱怨的呻吟着,一只手扶住额头:“不要再对客人性骚扰了……况且,他不是你特意去迎接的贵宾吗?”说着与年龄不合的牢骚,少年显出无奈的神情:“昨晚回来的吗?应该通知我们一下啊。”“他不舒服,在机上好不容易睡着,不想你们吵醒他。”“说谎!”按耐不住的明智终于吐出两个字。“我就知道!神父,肯定是你又耍了什么手段吧?别再贪玩了。这位先生,先下来用早餐,然后我再为您找件合适的衣服……”少年熟练的处理事务。“谢谢,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找到我原来的衣服,里面应该有重要的证件。”从高远的怀里脱出,明智迅速恢复了以往的冷静。“当然,请吧。”作出手势请他先下楼。待明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拐角,少年开口:“这是贵宾?好象不对吧?说是素材,年龄也大了点……不过……的确是符合你胃口的类型呢。”“不,他是贵宾。我的最重要的客人。所以,最好不要玩的太过,否则……”夜色的瞳孔中静静燃烧的寒意。“我知道了……请换回原来的脸,否则对方会吓跑哦……”“那倒不会,因为他很清楚我是谁。”“哦?那还真是特别啊?”“告诉他们,不要露出破绽。对方的观察力也是一流的。”“是,神父。” 

   明智下到楼下,发现在长条形餐桌周围已经坐了不少人,清一色的未成年人。他们还穿着睡衣,所以明智并没有觉得太为难。“您就是这一次的客人吗?”其中一个较年长的起身。“不,我……”“请坐在这里。等神父来就开饭了。”被迫坐在长条桌的一端。“你是说……神父?”明智试探的问。“对啊,就是你联络的罗塞斯神父啊。”“我……联络的……”“波里!马上就要开饭了,别对贵宾说些有的没有的。”从楼上下来的少年斥到。“是,是。”被称为波里的少年坐回原位,但和其他默不作声的少年一起,投来探视的目光。不光是好奇,甚至有审查般不应存在的打量。明智转过头,不意外的看见高远穿着神父的黑色制服,这两年留长的黑发规矩的束在脑后,完全是圣职者的模样。“早上好,孩子们。”露出仿佛温柔的笑脸。“哼……神父……”明智轻轻冷笑,用日语迅速讽刺到:“你还真是努力啊……不过连以前表演过的节目都拿出来用,说明技术已经退化了呢……还是根本想不出新的点子呢?魔术师?”知道对方意指最后那一次的失败,高远不为所动:“各位,在早餐前,还是让我们祈祷吧……”“……感谢主赐予我们食物,阿门。”祈祷一结束,少年们争先恐后的开始进餐。虽然速度很快,但却遵守着良好的礼仪。 


   “那么,神父,今天还是和往常一样吗?”“是的,艾密尔。你照看他们,按照日程学习。我有事先出去。明智,要一起来吗?”“为什么我要听从你呢?”“不想知道选择布拉格的原因么?”看见明智皱起眉,他愉快的笑了:“艾密尔!帮客人准备一下外出的衣服。”“是的,神父。” 

    换好衣服的明智警视,出现在门口。“来吧……”站在面前的男子伸出手,就像对每一个傀儡一样呢喃着露出微笑:“欢迎来到魔都布拉格……” 

   “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呢?二人这样在街上漫步……虽然不是意大利的风景。”“并不是多久以前。怀旧是衰老的象征!你还没健忘到不记得刑事案件的有效期是15年吧?”“哟,警视正大人~”忽视对方因为不悦而皱起的眉头:“你随时可以逮捕我,这是你说的,但同时我也随时可以永绝后患。只可惜我虽然输给金田一,但我们之间一次也没有分出胜负吧?”“不是残局就是……和棋……吗?” 

   “觉得不甘心?”“不,怎么会……虽然是你口中的和棋,但你毕竟是输了。你败给了他所持的正义,不是吗?”“正义?完全不象你会使用的词呐。那么,你所坚持的‘正义’呢?是否还存在呢?”“当然!”然而对方露出了一贯的微笑,仿佛与街景融为一体。 

   “神父,神父。”后面有人追上。明智勉强分辨着,希望获得些须情报。“非常感谢,请还要再来啊,孩子们都在等您。”点头示意,被尊敬着的男人回过身:“有兴趣?很遗憾,他并没有说什么。但是如果你希望,我可以告诉你一切。”“不需要!”干脆的回绝。“为什么呢?明明一副想要快点把我抓住的表情……”“不可能信赖你所说的话!”如果那样的话,最后受伤的一定还是自己。“你果然忘不掉……3年前的事情……”再次伸出手,轻轻抚摸那特殊颜色的短发。明显被刺伤的对方,这一次却没有推开他。3年前,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不再是那个纯洁温和的少年魔术师,而是为了复仇残酷杀害数人的地狱傀儡师。一方面享受犯罪的快感,一方面得意的展示自己的演技。明明在施行着犯罪,却温柔的找自己叙旧……如果不是因为不想公布二人的相识,恐怕会连自己也利用到犯罪中。仿佛看透了他的想法,对方低头侧近他的耳边:“不会的,这一点我没必要说谎,只有这个,你要‘相信’我……”“我……不可能!”“不,你试图相信我,不是吗?”被追问着,明智开始逃避:“你不会就是为了让我参观街景吧?到底想说什么?”神父装扮的男人看出了他的心思:“真的只是想散步而已,我马上要去教区做布道,希望你能来听。不过,真正的希望是可以和你这样走在街上。”说着执起他的手。明智正要反抗,却被后面冲上来的人撞的跌进对方怀中。“哟,你还真是积极呐?”正要发作,发现来人是一群小孩子。“神父神父,今天也要一起玩哦~”“请继续教我们念书啊~”“这是我的作业,神父,你看~”“好好。大家都很努力呢~来,奖品~”从手上变出糖果。“啊~谢谢神父!”“乖乖在教室等我哦~”“好~~” 

   “你,可以放开了吧……”“啊,对不起,真是太失礼了。”调整好泛红的脸色:“你带我来布拉格就是为了让我看你的神父游戏?”“这不是游戏……”“哼,难道是你一心向善,创办公益事业?”“也不是……”“那么多的小孩子……” 

   “神父!”第三次被叫住,明智有些失去耐性。“神父。”来人是个十来岁的少年:“我什么时候可以加入?”“你的成绩在合格边缘。”“我知道……可是,我需要钱,我妈妈的病开始严重了。”“我知道了。下周你可以搬进来,不过是试用期。不合格的话……”“我明白了。谢谢。”少年好奇的瞄了一眼明智,转身离开。“……”“你果然还是听见了,亏我还尽量加快语速。”“你最基本的语法单词还是我教的!你在做什么?利用这些孩子?还有,贵宾是什么?”“不愧是明智警视正,反应很快,而且直切核心……不过,你不是不相信我么?”“我相不相信是我的事情……你……难道……”  
  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某望的蛇足说明: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是在露写的唯一的长篇……其实根本不长……但发现自己的分数居然涨到可以用10年的时候,就没有动力写下去了(好大的坑……)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某望得意的是,虽然是少见配对的缘故,但也被某站点转载了,还是很开心的~~~ 

分享到:

相关文章
阳光明媚(金田一相关同人)
金田一同人 高远X明智
17岁的堂本刚和那句赌上爷爷的名
【转】关于《金田一少年事件簿1
游戏馆 第二次杀人
责任编辑:动漫宿舍
Copyright 2012-2022 www.acdorm.com. 动漫宿舍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 | tags标签